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之韵 2

海纳百川,创引日志之精华,开启智慧之大门。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叙述散文,喜欢写一些表述人性的文章。追求文章有内涵有艺术性,力求文字表述精准。《百岁保姆》一文参加网易首届“龙魂”网络文学大赛【龙魂散文征文】,获“龙魂”网络文学大赛散文“三等奖”。邮箱:xingc20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答烟雨樵博友  

2013-01-24 22:10:1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烟雨樵博友 

                                                作者:  海之韵

 

 你在《捉住了老鸦在树上做窝》下面的回复说,“当时形势太恶劣了,所以容不得闪失,一有差错则严格追究责任,于是开展了各种内部斗争,也出台了不少政策路线——虽然不一定正确管用——当然需要个人的委曲、牺牲。以前读书时是不可理解的,现在人到中年,倒是看淡了对什么权谋之鄙视。以邓老的猫论去分析当时的内部斗争,好象也是管用。”

 你的评语我本想马上回复,但不知从何说起,三言两语也难说清楚,干脆在日志上说,也算是更了一博。

 说到瞿秋白,首先要解决一个心中的疑虑问题,现在很多人还模摸糊糊认为《多余的话》有叛变投降的自白书的嫌疑,对这问题,早在1980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纪委《关于瞿秋白同志被捕就义情况的调查报告》明确宣布:“《多余的话》文中一没有出卖党和同志;二没有攻击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三没有吹捧国民党;四没有向敌人乞求不死的意图。”“客观地全面地分析《多余的话》,它决不是叛变投降的自白书。”

  1982年9月,中纪委在向十二大的工作报告中说:“对所谓瞿秋白同志在1935年被国民党逮捕后‘自首叛变’的问题,重新作了调查。瞿秋白同志是我们党早期的著名的领导人之一,党内外都很关心他的问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经过对他的被捕前后的事实调查,证明瞿秋白同志在被捕后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因而遭受敌人杀害。”(陈铁健:《导读:书生革命者的悲剧情怀》,前引书第46页)

 有上述两把“尚方宝剑”,应该能解除人们心中的疑虑吧。

 邓老的猫论用在如何发展经济方面比较合适,分析当时的内部权力斗争还应该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等句子会恰当一点,哪朝哪代,都是如此。

  1931年1月,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国际部长米夫来上海扶持王明一伙上台,赶瞿秋白出政治局,从此,瞿秋白实际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1934年,红军要长征,瞿秋白要求参加,未被批准,这是王明领导层一个绝好时机,在生死存亡的转折中,乘机甩掉一些一直挡他们的路的人,或者说光芒和才气总是让他们看到自身的黯淡不得不除掉的人,随便说个理由,让瞿秋白留在苏区领导打游击,让其自生自灭。结果,他还是被借刀给杀了。

 我想,倘使国民党不杀瞿秋白,他又能逃得过肺炎的折磨痊愈,其最终也逃不过“文革”一劫。

 有历史记载:“文革”开始,公开批瞿。瞿母金衡玉1916年因贫债交逼自杀,葬于常州,1967年1月19日,其墓被红卫兵砸毁。1967年2月8日,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瞿秋白墓上像被红卫兵砸毁。1967年5月12日,瞿秋白墓被红卫兵砸毁。瞿父瞿世玮1932年在济南贫病交加中去世,葬于济南南郊,文革中也被红卫兵砸墓平坟。

 连死者都没能放过,如果他在世,能有什么好结果。最多给你一个“含冤屈死”,还不如让国民党蒋介石的子弹成就他一世英名来的伟大。

 上次在文学沙龙碰到一位学员告诉我,说我称瞿秋白为“鲁迅第二”这种说法不对,她说没有瞿秋白就没有鲁迅,这话说得对,也说明我对瞿秋白不了解,她还说瞿秋白在长汀就义,是福建人民的福分,话说得很殷切,说明她对瞿秋白是很有感情的。

 瞿秋白说他是“半吊子文人”,古时候一吊钱为一千个铜板,半吊为五百个铜板,如果他是“半吊子文人”,中国有几个人还称得上文人?

 不知你看过《多余的话》这篇文章否?这是一篇写的非常好的散文,有如S君说过“曾经看一些大家的散文,可以说是淡到了极点,字句亦毫无特殊之处,但阅读的感觉,行文间气韵流动,情感真挚,义理通畅,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

  我们顺便摘录一段看看:

 “我留恋什么?我最亲爱的人,我曾经依傍着她度过了这十年的生命。是的,我不能没有依傍。不但在政治生活里,我其实从没有做过一切斗争的先锋,每次总要先找着某种依傍。不但如此,就是在私生活里,我也没有;‘生存竞争’的勇气,我不会组织自己的生活,我不会做极简单极平常的琐事。我一直是依傍着我得十分难受,因为我许多次对不起我这个亲人,尤其是我的精神上的懦怯,使我对于她也终究没有彻底的坦白,但愿她从此厌恶我,忘记我,使我心安罢。

  我还留恋什么?这美丽的世界的欣欣向荣的儿童,‘我的’女儿,以及一切幸福的孩子们。

  我替他们祝福。

  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

  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

   读了这一段,说任何语言都觉得苍白无力。

 

  谈到瞿秋白,心情总是沉沉的,过几天,6月18日是瞿秋白就义76周年纪念日,就以此日志略表对前“一党之领袖”的缅怀之意,"为了那忘却了的纪念"。

 

                                                                2011年6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