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之韵 2

海纳百川,创引日志之精华,开启智慧之大门。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叙述散文,喜欢写一些表述人性的文章。追求文章有内涵有艺术性,力求文字表述精准。《百岁保姆》一文参加网易首届“龙魂”网络文学大赛【龙魂散文征文】,获“龙魂”网络文学大赛散文“三等奖”。邮箱:xingc20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乡偶记  

2013-01-24 22:18:5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乡 偶 记

                                           作者:海之韵                     

                    

 我下乡的地方是在上杭县茶地公社高屋大队。

“高屋”虽说没有“步云”这个地名听起来吓人,但一看“高屋”这两字,你定想到它的地理位置应该不低,确实如此,高屋是在一个山很高、很偏僻、很艰苦的地方。“高屋”还跟诸如“黄厝”“钟宅”等地名一样,是某姓氏的居住地,那里的人都姓高,记得刚下乡那会儿,我们知青曾开玩笑说:这高屋就是《西游记》的高老庄的高老头怕猪八戒跟随唐僧西天取经回来后再来找他女儿的麻烦,举家迁来此地而形成的村庄。这话不无几分道理,只是无人去考证其真伪而已。

 “高屋”也叫“高官山”,“官山”与“关山”谐音,王勃在《腾王阁序》说到:“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它乡之客。”他的这一诗句很能说出当年我们知青下乡时的心境。高官山通往茶地公社的山路中有一个亭子,叫万安亭,这里是来往行人歇脚的地方,有位知青用黑木碳把这一诗句写在亭子里的墙上,我每每经过亭里时都会不自觉地看上一眼,感到凄凄然的,盼望早日走出这高官山 。

 这种感慨,现在的年轻人是很难体会到的。他们不了解,当时户口迁到农村就意味着你只能在农村生活、劳动,你没地方找工作,不象现在的人,只要凭身份证就可以到城市打工。回想当年,当我被批准调回厦门,把户籍、调动手续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的时候,高兴地流着眼泪、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40年过去了,我又回到第二故乡“高屋”。

 2011年1月1日上午,我们高屋大队的5个知青随同谢春池率领的“上杭游”旅游团从厦门坐大巴直达上杭县,午餐过后,我们就坐上了高屋司机开来微型汽车,一路直奔茶地公社高屋大队。

 茶地公社通往高屋有10华里,以前是用鹅卵石块铺成的山路,如今已开了一条大约3.5米宽的水泥路,我们的车一路盘山而上,车开了五公里快到万安亭时,我们下了车,让司机把车开到前面的路口等待,我们5人从另一条山路的坡底走石阶往万安亭爬坡而上,体验一下当年我们走山路的感受。想当初,挑百来斤的东西能一口气挑上万安亭,如今,毕竟是有把年纪,走到了万安亭,都已气喘嘘嘘累得不行。

 昔日的万安亭干净、凉快,是来往行人中途在这里歇脚的好地方;如今的万安亭已经破烂不堪,里面堆放了一些干牛粪。我急忙走进亭内,在墙上寻找王勃的“关山难越”的诗句,可惜因年代太久,已无处可寻。

 大约下午三点,车到了高屋,在村头,70多岁的老书记带领大队的乡亲们敲锣打鼓、放鞭炮欢迎我们5人的到来。那天正逢元旦节日,很多年青人都回家过节,村里忽然一下子回来了5位知青,这对高屋人来说是个新鲜事儿。大人、小孩蜂涌而至,村里年轻人大多不认识我们,而我们和年纪大的老乡相互还似曾相识、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见了面,大家都格外兴奋,互相问长问短,普通话、客家话夹杂在一起,说得不亦乐乎。

下乡五年多,有太多的感慨,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曾留下我们知青的足迹和辛勤的汗水。我们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很大原因是来寻找自己走过的路、在回忆这段难忘的往事。

 那天下午,我在两位老乡的带领下,来到了以前我住过的土楼,这座房屋叫“新屋里”,是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四合院土楼。以前在村里也算是个大宅院,住着4户人家,人丁兴旺。屋前面有一大片空地,一到夏天的晚上,老乡都会聚在这里一起聊天、乘凉。我住过的宅院东侧二楼的厢房已塌去了一边,整幢宅院因年久失修已无人居住。我曾在这里住了四年多,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房东老乡在生活上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还记得当年同屋的伙伴有一本《古文观止》,我喜出望外、如获至宝,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空闲时间里、在晚上煤油灯下,把整本书用4A纸抄了一遍。出了宅院,我在生产队绕了一圈,在路上,碰到几位年纪大的老乡,他们还记得我是当年在生产队插秧插得最好的那位知青。

 随后,我来到了我们以前住过的“知青楼”地址面前,我吃惊地站了许久,看着眼前只剩下几堆黄土的废墟,不由地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记得当年这房子是坐南朝北、依山而建、终日不见阳光。房屋是一厅二房的户型,上下两层,楼下西面的厢房放着两口黑色棺木,因厢房无门,一进大门一眼就能瞧见棺木,一到晚上,楼下阴森森的,很是吓人,先前住在这屋的人都不在人世了,空房正好留给知青,当时我们有8位男知青住在楼上的两个厢房里。

 我们当中有一姓高的知青,因与当地人同姓,倍受高屋人的喜爱。他的二胡拉得很不错,如《江河水》、《二泉映月》等,拉得如泣如诉;有一姓郭的男同胞吉它弹得很好,很多民歌他都会弹,象《莫斯科郊外的夜晚》、《喀秋莎》、《红梅花儿开》等等民歌,弹得如痴如醉;还有一个姓陈的男士,歌唱得很好,如《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样的高音都唱得上去。一到晚上,吹拉弹唱,在这里仿佛就是知青的天堂,老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呵咯鬼”在寻欢作乐,穷开心。

 我在这里学会了不少外国的民歌,也看了一些外国诗人的诗,如泰戈尔的《飞鸟集》《新月集》、还有普希金的诗。使我印象最深的是普希金的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诗曰:“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请不要悲伤,也不用愤慨!伤心的日子就会过去;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我们的心儿向往着未来,尽管生活在这阴沉的现在,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的,而那逝去的将会变为可爱的回忆。”每每读这首诗时都会觉得很感慨、它道出了当时我们知青悲苦的心声。

 因为当时我们每人每月还有8元的生活费补助,生活还过得去。一年后,知青的生活费停发了,我们大家也只好散伙住到农民家去了。这房子后来给了原福建日报社编辑、下放干部宋筑平先生一家人住,他调回福州后房子就再也无人居住。“物换星移几度秋”,现在竟成了废墟。

 在倒塌的知青楼废墟旁边不远的地方,现在已盖起两幢三层楼高的大楼房。据客家农友介绍说,2010年村里已盖起18幢象这样的楼房,这里的人,出外打工赚钱回来就是盖房子。农村人很能吃苦,也很发奋,来的路上听司机说,这里有一男青年考入了浙江大学,毕业后先到漳州灿坤电器公司工作,嫌收入不高,到厦门一家外资企业应聘,单位需要会英语口语的,第一年他参加招聘考试没过,第二年继续考,结果被录取,如今是这家外资企业的中层领导,年薪几十万,几年后,在厦门买房买车,在高屋,他也盖起了房子。

 看着高屋越来越多的新楼房,让我不由地感慨农村与城市的差距在不断的缩小。

 这里的农田几近荒芜,村里只剩一些老年人在村附近种一些田、种一点菜、带带孩子;平常见不到年青人,都出外打工去了。 想当年,我们大批知青从城市来到农村时,农民还有抵触情绪,认为农村的粮食农民都不够吃,我们知青还来抢他们的粮食;而现在,因种田划不来,农民自己都不种粮食,大批、大批的农民工涌入城市,他们要赚钱,要过好的生活,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时代的变迁,这种反差实在太大。

 如今,城市人已无优势可言,有的农村人的生活过得比城市的普通人还要好。我们大部分的知青回城后,工作、生活都不理想,子女找的工作也不尽人意。有一部分知青,自己吃过苦,舍不得让孩子吃点苦,对孩子有求必应,养成子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坏毛病,子女长大了什么都不会、也不愿意干;农村出来的孩子就不一样,他们能吃苦,什么活都肯干。这样,在找工作方面,农村人要比城市人更能得到用人单位的录用。

 晚上,客家人展示了他们好客的习俗。首先是大队村支书安排我们到他家做客,他杀土鸡、土鸭、蒸糯米酒盛情宴请我们5位知青,接着各家房东排队轮流招唤我们过去,那天晚上我们5人一起共吃了六家酒饭,酒足饭饱,真有醉回梦乡之感。因还有旅游任务,我们只在高屋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坐车匆匆离开高屋赶回上杭,与谢春池率领的“上杭游”旅游团会合。

 在回上杭的路上,我在想,其实农村人比城市人更有退路,他们如果在城市呆不了最多回家种田,还有口饭吃;城市人就不一样,能退到那里去,没有退路的是城市人,可别再走下乡的回头路呀!

                                        

                                                                  2011年7月28日

    

【原创】回乡偶感 - 海之韵 - 海之韵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