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之韵 2

海纳百川,创引日志之精华,开启智慧之大门。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叙述散文,喜欢写一些表述人性的文章。追求文章有内涵有艺术性,力求文字表述精准。《百岁保姆》一文参加网易首届“龙魂”网络文学大赛【龙魂散文征文】,获“龙魂”网络文学大赛散文“三等奖”。邮箱:xingc20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爱 的 绑 架  

2014-04-24 16:29: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 的 绑 架

作者:海之韵

 

    上午,女儿吴昕悄悄地走了,趁着母亲张爱妮去菜市场买菜的时间,她悄悄地把衣服装进了行李箱,拿起行李箱逃也似地离开了家,连一句话也没留下,悄悄地,就这样走了。

    当张爱妮回到家,走进女儿的房间,打开大衣柜,看到柜里的衣服已一扫而空,她的心一下子空荡荡的,脑子一片空白,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她默默地走出房间,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轻声地哭了起来……

    自从女儿告诉她说要与女婿林忠伟离婚的那一天起,一年来,张爱妮不知道自己过的是啥日子?她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没过过一天快乐的日子,满脑子都是女儿的事,一年来,尽管她苦口婆心,满眼泪花地劝说女儿,但始终没让女儿改变离婚的想法,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女儿还是离家走了,这是命,无法躲避。

    一年前的一天,吴昕认真地对她的母亲说道,“我要与忠伟离婚。”

    母亲吃了一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你要离婚?”

    女儿说,“我俩已没有什么感情了,我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了,这种夫妻生活实在没意思,还不如早日分开。”

    母亲说,“忠伟为人老实,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他在忙乎,为这个家他付出那么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再说,小伟才九岁了,你也应该为他的将来考虑!”

    “整天的柴米油盐,这样的日子我已过腻了,我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再也不想过你们为我安排的生活。”

    “为你操心是做父母的责任,我们所做一切都是为你好!你还不知足?”

    “我不要,你们这是爱的绑架!”女儿说完,扭头就走。

    爱的绑架?女儿的话让母亲张爱妮感到很迷茫!

    

    吴惠、张爱妮两人都是老三届知青,都上山下乡插过队,72年、73年他们先后被公社推荐到师范学校读书,毕业后,又先后分配在同一个小学里教书,以前他们是同窗同学,在分配到小学教书前,他们就已确立了恋爱关系,很快他们结婚了,77年生了女儿吴昕。

    时光飞逝,转眼间女儿吴昕高中毕业后也考进了师范学院,三年后,她以年段前五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小学教书(当时师范学院还有分配),吴昕在小学教书成绩斐然,很快就被提升为四年级的年段长。不久,经人介绍,她与在外企工作的林忠伟相识,04年他们结为伉俪,第二年生下儿子林小伟,小伟今年九岁,已读小学四年级了。

    女儿夫妻俩也算是有房有车一族了,他们在银行按揭贷款近百万,加上首付几十万购买了一套四房两厅(165平米)的大房子,也买了车。新房子的装修费用由母亲张爱妮支付,每月的按揭款由女儿、女婿负担,家里的生活费开支均由父母亲支付。就这样,父母亲与女儿、女婿同住在这大房子里,张爱妮每天买菜做饭、照顾外孙,丈夫、女儿、女婿一下班回家就有热饭吃,一家子生活过得其乐融融。

    吴惠、张爱妮本来自己也有一套房子,不知何故,几年前他们就把老房子卖了,卖房所得的款项,他们想留着将来养老用。父母想法很简单,就想一辈子跟女儿、女婿过,自己将来老了也有个依靠。

母亲张爱妮这辈子对女儿的关心照顾可谓竭尽全力,从小到大,事事都为她着想: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大学乃至谈恋爱、结婚生子,对她生活上的每一个环节的关心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就单说外孙刚出生的那桩事,家里就请了两个保姆,后来也留下一个保姆照看孩子直到她退休才辞退。

母亲在想:女儿把这一切说成是父母对她“爱的绑架”,说“绑架”有点难听,其实也不无道理,但这种爱的方式有啥不好?女儿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然而,女儿对“爱的绑架”的解读并不是这样:她认为长期被父母的爱束缚着,什么都管,没有自由,也没有真正的爱情,一切都是遵从父母选择的生活轨道,她不想这样,她内心挣扎过,她想挣脱这种“爱的绑架”,去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追求真正的爱情,那怕是在生活道路会遇到坎坷也要去试试。这种想法,以前一直存在她的潜意识里,只是还没有碰到爆发的时机而已,碰到时机,一旦爆发将不可收拾。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去年,在一个周日里,吴昕到一个差生家为一个四年级的男生补习语文功课,认识了学生的家长杨善仁,在交谈中,她对杨善仁有好感,几次补习功课下来,她对杨善仁渐渐地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感情,之后,竟然发展到恋情,其情感的升华过程我们无从了解,只知结果是,他们的恋情已经发展到欲罢不能的地步。

    杨善仁长相一般、体格一般,他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他的家境还不错,父母经商,家里有几套房屋出租;杨善仁善于言谈,对女孩会甜言蜜语,充满浪漫(也充满诱惑),吴昕与他经常在手机上短信聊天,他们似乎很谈得来,他们也约会,聊得也很开心。他告诉吴昕,他准备和老婆离婚,等在国外的妻子回国后就和她办离婚,他说,他要与吴昕结婚,要吴昕等他。

  

    事态一直朝着“坏”的方向发展,女儿、女婿一人一间开始分房睡,女儿坚持要离婚,女婿不同意,母亲父亲怎么劝说女儿都无用,张爱妮发动亲戚朋友去劝说也无济于事。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父母亲、女婿等待女儿回心转意,女儿一直等待杨善仁的妻子回国办离婚的消息。再后来,女儿表示,即使杨某那边不离婚,她也要与林忠伟离婚,她要搬出去住,而且态度一次比一次坚决。

    大家都精疲力尽,无法再坚持了,最后林忠伟勉强同意离婚,经过全家人的协商,最后一致定下离婚事宜如下:

    离婚后,女儿吴昕净身出户;房子一半的产权留给儿子林小伟;儿子归父亲抚养;女儿吴昕每月要给儿子林小伟若干抚养费,一直负责到十八岁;吴昕每星期可以探视儿子一次。

    吴昕、林忠伟两人又一起又到公证处办一个公证,内容规定:

    一、吴惠、张爱妮、林忠伟、林小伟等四人有这套住房(标明具体地址)的永久居住权;

    二、林忠伟如果要结婚必须搬出去外面结婚。

 

    照理说,女儿离婚,父母亲是跟随女儿这边的。但是,吴惠、张爱妮是明白人,他们认为自己的女儿理亏,不支持她,其实也没办法支持她。

    女婿是好人,他有一颗善良、感恩的心,岳父岳母把他当自己的儿子爱护;他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看待。女婿对离婚后的财产处理方式令人敬佩,否则,女儿的“痴狂”会导致其父母亲“沦落”到无房可住只能到外面租房的极其尴尬的地步。

    女儿离家走了,女婿留下与岳父岳母(应该称“前岳父岳母”)同住,吴惠、张爱妮少了一个女儿,却多了一个儿子,还有那个可爱的外孙。

    吴昕离家后搬进了杨善仁为她准备的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对外说是租的,她现在是否正准备与杨善仁结婚,还不得而知,女儿每次探视外孙时,都是在楼下把孩子带走,女儿自离婚后就没有踏进过父母亲的家。

    如今,每当张爱妮提及女儿的事时,她总是泪流满面,她曾唠叨说,“她还不如一个小三,小三的名下还有房子汽车,她算什么?这么便宜别人!”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

    想不到已过了“七年之痒”,还是有不顾一切,抛弃一切的离异,这又何故?吴昕摆脱了一个“爱的绑架”,却又进入另一个“爱的绑架”,女儿是否真的满意?父母亲却是还在流泪。

 

                                 2014年3月8日

 
波澜壮阔  令人窒息的美~ -宝贝梦-分享美丽.分享快乐.品味人生




“捉住了老鸦在树上做窝”——读瞿秋白《多余的话》有感

散文
时间:2014-05-27 14:26散文来源:散文在线 散文作者: 海之韵点击:1648次
        

  题记:这是我参加知青文学沙龙后写的第一篇文章,也是博客日志的第一篇,有纪念意义。
  
  说到瞿秋白,首先要解决一个心中的疑虑问题,现在很多人还模摸糊糊认为《多余的话》有叛变投降的自白书的嫌疑,对这问题,早在1980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纪委《关于瞿秋白同志被捕就义情况的调查报告》明确宣布:“《多余的话》文中一没有出卖党和同志;二没有攻击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三没有吹捧国民党;四没有向敌人乞求不死的意图。”“客观地全面地分析《多余的话》,它决不是叛变投降的自白书。”
  
  1982年9月,中纪委在向十二大的工作报告中说:“对所谓瞿秋白同志在1935年被国民党逮捕后‘自首叛变’的问题,重新作了调查。瞿秋白同志是我们党早期的著名的领导人之一,党内外都很关心他的问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经过对他的被捕前后的事实调查,证明瞿秋白同志在被捕后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因而遭受敌人杀害。”(陈铁健:《导读:书生革命者的悲剧情怀》,前引书第46页)
  
  有上述两把“尚方宝剑”,应该能解除人们心中的疑虑吧。
  
  瞿秋白的《多余的话》我读了数遍,每读过一遍,都会有新的感受,读此作品,你会感觉到秋白先生在向你倾诉他的种种不幸遭遇。当你品味了他笔端流淌出来的坦诚与忧郁时,你不能不惊叹他那丰富、复杂的内心情感。
  
  在《多余的话》的里流露更多的是秋白先生的无奈与解脱,而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共产主义者、坚强之类。他给自己的人生角色定位是:“我本是一个半吊子的‘文人’而已。”他写道:“可笑得很,我做过所谓‘杀人放火’的共产党的领袖,可是,我确是一个最懦怯的‘婆婆妈妈的’书生,杀一只老鼠都不会的,不敢的。”
  
  秋白先生是个值得同情的人。“一个半吊子的‘文人”,被送上残酷的政治斗争的行列,这可真够难为他了,虽说他不能不革命,但这毕竟不是他所能接受的“革命形式”,像他这样的“绅士”出身的文弱书生,应该是坐在家里喝喝茶、读读书、做做自己喜爱的文章才是最适合不过的。鲁迅先生不也是以笔当剑,直刺敌人心窝的吗?若以他的才华,即使做不成鲁迅第二,但做个象茅盾先生这样的革命文学家还是不成问题的吧?可惜历史真是把他给“误会”了,最后他居然在这误会中丢了性命,悲乎!
  
  但话说回来,这也是因他太有才华惹的祸。他对文学有很深的造诣,又精通俄文;他在俄国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及革命思想;他将《国际歌》法文“国际”(共产主义)译成“英德纳雄纳尔”的歌词一直沿唱至今;他在俄国入党。正因他有过在俄国的政治经历,故1927年斯大林决定由他来代替陈独秀,成“一党之领袖”。他未拒绝,他说:要我“取独秀而代之”,我觉得“不合式”,但又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从这可看出他性格的软弱)。其实,“饭碗问题”的难以解决,这也是当时中国社会太多像瞿秋白这样无路可走的文人“偶然”参加革命的主要原因。“捉住了老鸦在树上做窝”也是“偶然”中的“必然”了。
  
  老鸦终究做不了窝,但“老鸦”也以它的“壮举”说话。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在福建长汀就义,遗骸葬于长汀西门外罗汉岭盘龙岗。
  
  “一党之领袖”被杀的现象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我们在痛恨叛徒可恶、蒋介石可恶的同时,不能不对党内斗争的残酷性感到心寒!从江西苏区的肃反到“文革”,革命以生命、鲜血铺路。“不怕国民党进攻,就怕党内整风”,几乎成为共识。当时,国民党大军压境,红军要长征,张闻天回忆说:“瞿秋白曾向我要求同走,我表示同意,我曾向博古提出,博古反对。”结果是手无缚鸡之力、眼有高度近视、肺病常咯血的瞿秋白留在苏区没能逃脱被捕杀的悲剧,这不能不引人深思。
  
  秋白先生是个值得颂扬的人。一个内心最懦怯的、连一只老鼠都不敢杀的书生,尽管他面对宿命有那么多的无奈、痛苦,但在刑场上他却还能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据杨之华《忆秋白》记述,6月18日中午,他吃罢饭,高唱《国际歌》和《红军之歌》,慢慢步至刑场,神色不变。临刑前一刹,一个国民党员笑问秋白:“如果杀尽了共产党人,革命便可成功了。”瞿秋白亦笑道:“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没有共产党人,革命是不会成功的。”说完,走到一块草坪上,坐下来,点头微笑,对刽子手们说:“此地很好。”后饮弹身亡。
  
  秋白先生是个值得敬佩的人。他是一个柔弱的文人,但又是一个非凡的“勇士”。秋白先生的非凡之处不在于他当一党之领袖;而是在于他面对宿命的无奈,痛快淋漓地和盘道出自己的“内心世界”的这一非凡举动,他披露心迹、剖析内心矛盾乃至自我否定,没有任何遮掩,把一个真实的自我交给历史裁判的这一举动令人震撼、令人敬佩!
  
  “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这是秋白先生最后一句话,它是乎在暗示着什么?不知是谁说过“一个人的命运虽然不能由自己决定,但是由他的性格所决定。”秋白先生是个性格软弱的人,这也决定了他悲剧的一生。他爱豆腐,而他就象一块软绵绵的“很好吃”(世界第一)的“豆腐”,任“历史”揉捏。
  
  秋白先生“走”了,临走前留下的《多余的话》是一份遗嘱,又象一份遗产,让后人“品尝”,让世人评说。《多余的话》并不多余,倒觉得自己的话是多余的了。
  
  2011年4月
  
  发表在厦门知青读书报第51期

   (散文编辑:江南风)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