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之韵 2

海纳百川,创引日志之精华,开启智慧之大门。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叙述散文,喜欢写一些表述人性的文章。追求文章有内涵有艺术性,力求文字表述精准。《百岁保姆》一文参加网易首届“龙魂”网络文学大赛【龙魂散文征文】,获“龙魂”网络文学大赛散文“三等奖”。邮箱:xingc20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2014-04-26 16:18:04|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自《三农直通车》官方博客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导语:中国已经有4千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每天有20个行政村从中国版图上消失,年轻人越来越成为农村的稀罕物,老农们越来越担心种田后继无人。农村闹起来“农民慌”,与此同时,城市里也闹起了“民工慌”,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消失的农民


    农村闹“农民慌”

年轻人成了稀罕物  

    “如果不算留守儿童,村里常住的劳动力里边,最年轻的是一对46岁的夫妇。”这是在河北省崇礼县狮子沟乡西毛克岭村调查的情况,如今全村在册人口458人,实际常住人口216人,村里青壮年均外出务工,60岁以下劳动力屈指可数。

    在山西省临汾市永和县赵家沟村,情况大致类似。赵家沟村户籍人口数234人,在村常住约130人,基本上也都是老年人和儿童。2011年6月,中央国家机关青年“百村调研”发现,河北、山西、湖南、内蒙古等其他省(区)的情况,大致都是如此,本来是农业大省的中部广大农村地区,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少。


    土地撂荒现象严重

    据了解,农村人口大量外流,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流是当前“三农”问题的突出现象。农村人口外流在给经济增长与发展带来收益的同时,也给农业农村的发展带来了务农劳力缺乏的“农民荒”以及相应的连锁反应等一系列问题。

    由于没有充足的劳动力,近年来农村土地撂荒日益严重,影响农业稳定和粮食安全。据了解,在湖北省滨湖村,由于劳动力短缺、种粮效益较低等原因,农民对发展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兴趣不大,2008年全村耕地撂荒面积达40%以上,并且还存在“隐性撂荒”现象,本来可以种植双季稻的水田,一半以上都只种了单季稻。


    “娃娃越来越少”

    据山西省永和县坡头乡校长杨香瑞介绍,近年来“娃娃们越来越少”,乡里一个青年村民介绍说:“我记得我姐姐读书的时候,我们小学,都是50-60人一个班,现在我们800人口的村小学,今年3个学生,一个老师,只开到3年级。”

    据调查,乡村小学学生数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农村人口出生率下降导致的适龄儿童的减少,近年来该地农村大多家庭只生1-2个孩子,而上世纪大多4个孩子左右;二是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带走了适龄儿童;三是乡村学生转到县城、城市等教育条件更好的地方上学。 


    城市闹“民工慌”

    民工荒的背后,既是企业与企业的比拼,也是城市与城市的竞争。 

    十年的人口流向图显示,每当哪个地区焕发活力,劳动力就会加速流向那里。 

    这个越来越变得有限的劳动力大市场里,流动频繁,而价格信号既灵敏,且丰富——相比此前单一比较工资,经过金融危机教育之后的那些民工,开始更多的考量工厂的规范程度与发展前景;相比父辈们的生存要求,新一代年轻人开始更在意见识与尊严。 

    无论是地方政府的治理转型,还是中国制造的产业升级,都将在这样的挑战下被逼上征途。 

    本期专题里,南方周末记者试图对民工荒的真相与假象作出描摹与解释,并且研究了沿海与内陆一些地区人口流向变化数据,发现了十年里的两度内流,发现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人潮已经从单一流向沿海地区,变成了广袤国土上许多个流动的漩涡。 

    只要有空气和土壤,一小星火种都能点燃一个地方,江苏睢宁东风村的故事便是一例。而农民的创业之火一旦被点燃,连这样一个贫困的村庄都能在短短5年间聚集3000打工者。 

    更大的漩涡当属重庆。从“农民城”到出现民工荒,显影出这个城市上十年来日渐活跃的经济生机,而制度变革是否会释放出进一步的吸引力,亦值得观察。 

    当许多企业大喊民工荒时,“十二连跳”事件之后成为血汗工厂代名词的深圳富士康,却依然门庭若市广受工人青睐,最直接的原因是薪水。这个代工巨头的加薪空间从何而来,如何消化? 

    更有趣的是,即使深圳的富士康已经挤不进去了,许多年轻人却死活不愿意回到自家门口的富士康。 

    民工荒只是春节荒? 

    谁在慌张谁不慌? 

    内迁能解决招工难吗? 

    目前企业们如何应对涨薪? 

    南方周末记者连续多年观察民工荒,发现在这一现象的背后,是一场企业竞争力的大洗牌,而中国制造的升级,正酝酿其中。 


    十年中国民工流向图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2001-2005 年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2006-2010年

    详情: 城市闹“民工慌”

每天20个村庄消失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从2005年至2009年全国的村民委员会数目每年减少7000多个 。

    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不再有乡村……

    在广东清远连州市文化广场旁,乘四十五分钟的公共汽车, 再徒步走四十分钟的山路,穿过连绵山坳, 便到了河背村。

    这是一个普通的粤北小山村。现在,一年中最热闹的春节,也未能给它带来一丝生机——原本23户人家的村庄,如今搬迁得只剩下两户村民。

    详情:每天20个村庄消失


农村“空心化”

     经济不发达的农村“空心化”,事实上已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大部分农民之所以离开家园出外打工,主要是当地经济发展不景气,加上自然资源条件、交通不便、信息封闭等种种因素,尤其是农业生产增产难增收的结果,使农民开始了加速流动。


    城市务工人员的种种难题 

    依然存在的问题是,既然农民工是流出了村庄,珠三角等地为何还是“民工荒”依旧? 

    一个简单的推理是:农民工现在不一定非要选择珠三角了!有专家认为,“用工荒”的频频出现是中国近年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结果,同时也将反过来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步伐。其中,农民收入的不断增长把一部分农民工留在了农业,中西部的迅速崛起也吸引了一部分劳动力,沿海地区加工制造企业的工资已没有竞争力。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户籍等制度层面的问题,是制约城镇化的一个关键因素。尽管1亿新生代农民工不可能同时融入城镇,但是随着其经济能力的增强分批融入城镇只是时间问题。这应当是各级政府的着力点,创新与变革值得期待。

    详情农村“空心化” 


农业生产面临后继无人

中国的农民都哪去了?


    遂宁市是今年四川大旱的重灾区,在这个市安居区常理乡酒店垭村五组,70岁的组长张元洪告诉记者,全组共156人,外出打工的就有六七十人,基本是青壮年劳动力,在家种地的大都是老人,今年抗旱时想找几个年轻人引水抗旱都很困难。

    记者最近深入川豫鄂三省产粮区调查发现,尽管近年来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然而,由于种粮仍未走出“比较效益低”的怪圈,如今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老龄化”现象突出,农业生产面临“后继乏人”的窘状,一些农民和基层干部甚至发出“十年后谁来种田”的担忧。

    详情:农业生产面临后继无人


积分入户遇冷

    广东省人社厅问卷调查显示,由于农转非权益预期吸引力不足,生存压力过大,广东六成农民工不愿或没考虑好是否入户城镇 。


    2010年6月22日,广州南沙黄阁汽车城,丰田零部件供应商电装公司厂区里停工的工人。 

    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10月27日在给省政协委员的提案答复中表示,调查得知农民工对积分入户城镇不热情,60%的受访农民工不愿或没考虑好是否入户城镇,为此将进一步放宽入户门槛。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15名省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建议采取入户政策与民企纳税挂钩等一系列措施帮助外来工转户口,降低入户门槛,解决外来工入户难问题。 

    针对上述提案,广东省人社厅在答复中表示,积分入户制度在实际执行中,遇到的问题是农民工对入户城镇不太热情,存在观望情绪。 

    问卷调查显示,六成受访农民工不愿或没考虑好是否入户城镇,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担心入户城镇后会被收回宅基地、承包地,失去现有的农村集体经济等权益,而预期权益又难以保障;二是担心生活压力大,超过五成受访农民工担心买不起、租不起房子;三是担心工作不稳定;四是农村环境逐年变好,农民工认为在城市定居没有明显优势,返乡工作还可以兼顾家庭。 

    答复中介绍说,仅2010年底,全省农民工入户城镇人数达10.8万人。而与其他沿海省份相比,广东农民工入户城镇门槛相对较低。 

    据介绍,广东省正积极准备出台配套政策文件,新措施包括把积分入户扩大至非农流动就业人口,放宽集体户口设置条件,允许规模以上企业、社区居委会设立集体户头,为符合入户条件的无房产农民工提供挂户服务等。


回不去的农村
    不能回去



    京师范大学成立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原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副主任(副部级)宋晓梧任院长。宋晓梧在作报告时说,有研究资料显示,失地农民约4000万。


    土地出让金农地占多少?

    2009年,政府获得1.5万亿土地出让金,去年全国国有土地有偿出让收入达2.9万亿,同比增长106.2%。宋晓梧质疑,“看起来都是国有土地的出让金,但政府能把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这其中有多少是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后获得的收益?”

    “政府的土地出让金中,农村土地所占比重值得研究”,宋晓梧援引公开的报道说,2010年,湖南衡东县白莲镇白莲村农民的19.3亩地被收购后,开发商获得收益850万,政府获得收益620万,而农民只获得47万,“开发商、政府收益分别是农民收益的18倍和13倍”。


不愿回去


    “让农民工成为历史”  

    宋晓梧援引人社部数据说,去年外出和在本地从事非农6个月以上的农民工达24223万,其中外出农民工由2005年的9809万增至15335万,全国工会会员中农民工也占8855万,在城市里从事苦脏累险工作的70%以上都是农民工。

宋晓梧反对任何专门以“农民工”为主题的奖励、晚会甚至政策,“任何有利于固化农民工身份的做法在方向上都是错误的,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为什么没有农民干部、农民军人、农民教师、农民影视歌星、农民体育冠军,也没有农民部长,农民司长,却只有农民工?”


    愿回乡农民工不足一成

    宋晓梧说,现在农民工入城的主要难题,一是户籍限制和公共服务的城乡分割,二是老家的宅基地和承包地,“八成农民工即便不放开户口也将长期留在城镇。”

宋晓梧援引的调研数据显示,新生代农民工中,16—25岁的41.4%没有承包地、36.4%没有宅基地;25—30岁的35.4%没有承包地、33%没有宅基地。愿意回农村定居的农民工只占8.8%。只有7.7%的新生代农民工愿意回农村定居,而老一代农民工的比例为13.3%。

惠农政策进入滞后期

    农民,这个昔日中国最大的群体,如今正面临着尴尬的处境。当城市扩张的步伐还在加速的时候,与其相对的另一种现象也引起了我们关注,农村人口持续下降是城市化带来的可喜成绩,但越来越多的农民在搬迁出村庄,土地耕种已经少了支撑。

   当前4000万失地农民工正逐渐成为推动户籍土地等经济社会改革的有机力量。事实上,打破城乡户籍制度,实行属地化管理的公民户口登记制度改革,既有利于化解各地隐显的本地人与外地人的矛盾,又符合中央提出的公民社保福利均等化的改革意向。同时,实行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同地同权,才能既有助于使农地改变用途后的土地级差地租主要用于农业,推动三农建设,又避免农民在失地和少地的同时,得不到合理补偿而因失地返贫。

    详情:惠农政策进入滞后期

    

    结语

    城市化进程的大背景下,农民实际上只是从农村消失了,他们在城市和农村的夹缝中求生存。如何真正留住农民,是农村和城市无法逃避的共同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